历史老师是个小美女   性爱技巧   点击:加载中

历史老师是个小美女



  这是个晴郎的一天,我拖着意兴阑珊的脚步、背着书包,走着与往常相同的步伐,进了学校,坐上电梯、出了电梯、走过回廊、来到教室,这原本是今天我预计的上学行程,走了将近三年的路程却在我剩五个月就要毕业的这一天被打破了。

  不过说实在的,对我来说,挑女人,身材固然重要但也不过是其次,还是得先从脸蛋和神韵下去挑,许宜洁几乎是我的女神一样,我真服了老天竟然把她创造的如此完美,一张瓜子脸上有一对处在白雪中的黑水银,蛾眉挂在上头,挺拔的鼻梁下是一张红胜玫瑰,小如樱桃的性感红润小嘴,气质清新脱俗宛如一朵空谷幽兰一般,讲话总是不疾不徐,但每当被我逗弄出糗的时候,红着那张白皙无瑕的脸蛋,气唿唿地瞪着我看,双手插腰,挺着胸,却就是说不出一句骂我的话,其实我也不是不知道许宜洁是因为疼我、喜欢我这个小子才这样,不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过每当我说说笑笑地拿许宜洁寻乐子时,其他老师可是听的津津乐道,拍案叫绝,赞不绝口。

  话回正传,今天早上的行程被突如其来的一个从后头而来的拍肩而被打坏,其实我早上刚进学校的时候脸色其实颇臭的,这下可好了,本大爷还是恼怒被挖起来上学,谁竟然敢这样,心中暗暗骂了一句:「靠夭!干!是谁?我一定修理你!」不过正当我转过头,一张脸突然不知道该往哪里摆,赶紧换上另一张面孔,强迫自己挤出微笑:「ㄟ,老师!」「早啊!你怎么没天都这样迟到啊?班上都不记吗?」许宜洁笑着问我。

  其实我不仅是因为看到的人是许宜洁而傻眼,更是因为他今天的一身打扮让我想看却又不好意思看。

  「我的妈呀!他今天是想到喔!穿成这样子来上班」我心中暗暗大叫,只见许宜洁身上穿着一件无袖的黑背心,前面和肩带全都贴满了闪亮亮却低调奢华的亮片,而我猜他的那件黑热裤大概是和衣服是一整套的,热裤上也是满满的亮片,虽然许宜洁并不是没有穿过热裤来上班,应该说夏天的时候几乎都能见到她穿短裤来上班,但今天就是完完全全的不一样风格,整个就一反他平时的作风,加上一双超过膝盖一点点黑色漆皮长筒靴,外头还有一条条白色的鞋带做装饰,总之今天的许宜洁真是性感无比。

  我一时的答不出话,让整个气氛忽然僵掉,因为我平常不是这样子的,然而许宜洁似乎也猜出来为什么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的原因,她淡淡地笑一笑,似乎不把我当学生一般,将手放到我的肩上,摆出了一个极为诱人的姿势,但又恰到好处的让我看不到任何不该看的地方,语带丝丝挑逗的说:「怎么样?好看吗?还是你被我电晕了?小色鬼」对于被打枪这件事,我一向都是会立即来个回马枪,但现在站在许宜洁面前,面对着如此性感迷人的许宜洁,我心到软了一大半,微微点点头,不过眼睛是连正视都不敢正视,不过一向信奉「食色性也」的我,就算不正视,也要偷偷瞄个够。

  「小色鬼!要看就好好看,害羞个什么啊?平时的落落大方呢?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黄梦甫是跑到哪里去了啊?」许宜洁笑着说。

  「老师啊!你就劳劳我吧!」我怯生生的说,心想:「我黄梦甫竟然也有这么一天!」「哼!我才不要呢!想不到平时一派潇洒的你竟然还是败在我的美色下!可惜啊!难为你这小色鬼了!今天是我赢了!」许宜洁喜孜孜的说。

  「我说宜洁啊!你就放了梦甫吧!他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先放了他吧!」这时我的救星,地理老师,李佳佳出现,笑盈盈的说。

  「也是啦!梦甫,今天中午请个假,过来一趟」许宜洁拿开手说。

  我这美丽的历史老师的手像有魔法似的,一拿开我就顿时心平气和,回到我以往的潇洒:「干么啊?又要叫我做什么苦功了啊?」「做什么苦工中午你就会知道了嘛!干么急着问啊?范正拟不是都用英文课和数学课在睡觉吗?不差这一个中午啦!」许宜洁笑着说。

  老师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能拒绝了,点点头答应,便迳自走去班上,但是却不知这一次答应竟然是条通往天堂的不归路。

  过了一整个无趣又无聊的上午,去了拥挤的福利社,经过人挤人的摧残后,我终于还是抢到了一份便当,回到班上,做到我那些狐群狗党的旁边,其中那个最淫荡的死胖子,奸淫的说:「ㄟ,你们今天有没有看到宜洁穿什么阿?」「干!你是在说废话吗?胖子,你以为只有你长眼阿?」「对啊!自以为喔!」

  「你不觉得今天的宜洁超级无敌正的吗?」

  「这还要你说,听说隔壁班还有人边上课边勃起的呢!那个淫荡的家伙!」「靠,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色眯眯的看着他」

  「那不一样啊!至少我还不会有恋师癖!」

  「你哪没有啊?」

  「ㄟ!梦甫,你今天在安静个屁阿!最爱嘴炮宜洁的不是你吗?干么今天整个就沉默啊?莫非你被电傻了?」「对啊!原来你是真的喜欢林宜洁啊?梦甫」

  我听着他们的屁话,心想:「这群废人,尽说些废话!我黄梦甫又不是会射高射炮的人!」嘴上说:「干!你是欠揍喔!我只是觉得听你们这群死淫炮就饱了!哪还要我说些什么啊?白痴!好了啦!等下帮我跟风纪说我被宜洁叫过去做苦工」说完,我也不听那些人说什么,就走去丢垃圾,然后离开教室。

  打开门,我靠!为什么暗成这个样子啊!平常老师办公室都是灯火通明的啊!今天怎么那么早就拉窗帘关灯了啊?我走至许宜洁的位子,许宜洁翘着二郎腿,右手食指和中指撑着头,将那头烫成浪漫卷的秀发全部放在左肩,露出白皙结实的大腿以及雪白诱人的香颈,一时间我口水直吞,脸红心跳,「噗通!噗通!」我的心跳的飞快且响亮。

  「你来了啊!梦甫!」许宜洁悠悠懒懒的说。

  「嗯!找我来干么?」我难掩紧张的问。

  「先别急,这个中午还很长的呢!」许宜洁微微笑着说,但那个笑让我感觉很阴森,好像有什么是要发生。

  只见许宜洁慢条斯礼、举止优雅地站了起来,靠近我,顿时我闻到一阵芳香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我很清楚知道那是许宜洁的味道,曾经我很爱闻这个味道,但如今我却是怕的要死。

  我这个漂亮的历史老师将她那纤纤左手放到我的右肩,语气妩媚地说:「梦甫,跟我说你喜不喜欢我今天的打扮」「我早上不是说过了吗?拜托,老师我求求你,别这样搞神秘好不好!要整我也不是这样子吧!」我嘴上还打着油腔滑调,额头上却沁满了豆大般的汗珠,我的紧张不言而喻。

  「你就在跟人家说一次嘛!会要你的命是不是啊?」许宜洁娇滴滴的说,这个实在无法抗拒的引力让我直打颤。

  「好……好……好看!我……我……我很……很喜……喜欢……欢……欢」我吱吱呜呜地说。

  许宜洁笑了,笑的非常美丽,我看到她笑,以为没事了,唿了一口气,说:「好了啦!老师,你就别闹了!」「谁说我在闹啊?我可是很认真的!为了今天我可是很认着的在做准备呢!梦甫,你今天下午到放学都是我的了!我已经和你们老师说了!」许宜洁靠向我,右手的十根手指头放到我的胸口上,我又吞了一口口水,真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其实啊!梦甫,我和小香老师都已经喜欢你很久了!你知不知道啊?」许宜洁妩媚地说。

  我这一听可真傻住了,我特别喜欢的两个老师竟然也同时喜欢我,理应该高兴的,但如今这个情况较我怎么高兴的出来啊?我苦苦笑着说:「老师啊!你可真爱说笑啊!愚人节又还没到,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很认真的!梦甫,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水汪汪的杏眼盯着我看,许宜洁虽然只比我矮了一点点,又加上有根的靴子,几乎都跟我同高了,自她那红胜玫瑰的朱唇吐出声声又人无比的娇气,我整个人像是被她电昏了一般,脸红的跟一颗大苹果一样,许宜洁看到我如此慌张,大概乐死了,越高兴越将身子靠向我,似乎只要我稍稍伸出手,就能触碰到她那对令人点发直的胸部。

  「怎么样啊?梦甫,告诉老师,像你平常一样,说你喜不喜欢我?」「我……我……我喜……喜……」

  哇干!我话都还在嘴边,我这莫名奇妙的历史老师就一股脑儿地吻住我的嘴,好软、好润滑、好香,原来这就是接吻,原来这就是我梦想已久的许宜洁的赭唇。

  许宜洁将我推至墙边,但他那张性感又柔软的唇仍然离开我的嘴,反而轻轻咬着,一时间我真的像个娃娃一样不知如何应对只能认他宰割。

  突然有一条湿润又灵巧的东西滑进我的嘴中,应该是我历史老师的舌头吧,她的舌头真厉害,才刚进来就缠住我舌头,顿时两条鲜舌搅动翻滚,唾液来回流窜穿梭,不知不觉我也吞下了不少许宜洁的口水,虽燃一刚开始有点恶心作呕,但面对许宜洁如此激情,我的心竟然然渐渐淫荡了起来。

  「我操!我黄梦甫哪来的福气啊!竟然被全校公认最美丽、最有气质的美女老师霸王硬上攻啊!作梦也没比这个爽!今天我就来好好享受享受一番吧!反正恐老孔老夫子那死老头都说过『闻道,夕死可矣』,今天要是和宜洁有个鱼水交欢,做鬼也风流!干!操你妈的贼老天!我收下你的好意啰!」不过这一想,我可豁达了起来,脑子里渐渐浮现出昨晚才刚看完的A片,大桥未久那个痴女是怎么被男挑戏的画面我现在历历在目,我轻轻将右手放到许宜洁的翘臀上,左手则缓缓放到许宜洁的右乳上。

  「臭小子!那么快就妥协了啊!」许宜洁笑着说,这笑还真是妩媚到炸裂。

  「老师,这可是你逼我的!怨不了我喔!」我也坏坏地笑道,双手则是同时出了点力,右手轻轻拍了许宜洁的翘臀一下,左手则稍稍捏了一把她的美乳。

  「嗯……别这样!」许宜洁柔柔叫了声,媚眼眨眨,又道:「好小子,看来你A片看颇多的嘛!这么快就上手了啊!跟我说,看A片的时候你在想谁啊?」「废话!当然是我亲爱又美丽无比的历史老师,许宜洁啊!」我边说边重复双手的动作一次。

  「嗯……真是个嘴甜的孩子!小梦甫,宜洁听的好高兴喔!都没有想别人?」「那当然,还有谁能比的上你啊!」说着,我左手一用力,捏了一大把。

  「唔……唔……小力一点!梦甫叫我宜洁,叫个一声给我听听!」「宜洁,我亲爱的宜洁!」

  「好好听喔!以后私下叫我宜洁叫好喔!我的小梦甫!」许宜洁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地说。

  说完,朱唇再一次贴了过来,这次我完完全全放了开来,反正我也满了十八,这件是我已经能自主了,更何况对象又是我朝思暮想的女人,我的漂亮历史老师,我的许宜洁,我的小宜洁。

  鲜舌灵巧滑动,已经从我的嘴离开,经过我的脸颊,来到我的耳际,娇媚的轻轻吐气,红舌舔舐着我的耳垂,让我既痒又舒麻,我的手不甘示弱地游走在许宜洁姣好的身体上,右手先往上提高至背,接着又缓缓的滑下去,来到衣服和裤子的交接处,我故意不守规局地徘回,接着用食指悄悄扳开裤子,左手顺是便滑了进去。

  我操!进来没有摸到蕾丝或棉布,什么布料都没有,完完全全就是吹弹可破的肌肤,而这肌肤惊然就是许宜洁的美臀,这叫我怎么可能忍的住呢?左手便不禁开始揉捏这美好弹性极佳的臀部。

  左手也不得闲,钻进历史老师的衣服里,这回到是摸到了胸罩,不过这胸罩真是他妈的小,竟然只罩住了许宜洁一半不到的美乳范围,这閜我可真是心头一荡,开始玩弄起许宜洁的柔软的咪咪。

  「嗯……恩……你好坏喔!梦甫!别这样!别这样!嗯……嗯……小力一点!啊!不要!不要!不要捏那么大力!梦甫!我的小梦甫!嗯……嗯……唔……唔……」许宜洁受不了我的逗弄,开始轻轻的呻吟起来,本来我还以为换成由我主导,谁晓得将还是老的辣,我才刚一放松,许宜洁竟然就将我地衣服撩起,纤纤玉指便跑进去,我可以很明显感觉到她的十根手指头是怎么在我的胸膛上乱来,不过我很喜欢这样乱来,尤其还带有点被指甲刮的痛。

  「怎么样?梦甫,还喜欢吗?还喜欢我的身体吗?」许宜洁娇艳万千的问。

  「喜欢死了!爱死了!」我想也不想便说,迳自加大我双手的力道。

  「差不多有人要回来了,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许宜洁将手拿了出来问。

  「去交师专用厕所吧!那里够大吧!」

  「好啊!就这么决定!走吧!」

  许宜洁牵起我的手,三步一扭、五步一翘地走至教师专用厕所。

  一进去,许宜洁便蹲了下来,右手放到我的私密处,说:「还好你今天不是穿制服,不然就有点麻烦了!幸好你今天穿运动裤」我虽然有打算要和许宜洁交欢,但倒没想到许宜洁竟然会主动要帮我吹箫,我看着我这娇艳的历史老师双手慢慢将我黑色的运动裤脱去,露出黑色的四角裤,许宜洁右手隔着四角裤搓揉我的阴茎,笑着说:「你们这年头的小子是不是都穿四角裤啊?」「应该都是吧!」

  「不过其实看在我们女人的眼里,穿三角裤的男人才是真的性感又man的男人呢!」「是吗?那我在考虑考虑,看看要不要现在就为了你改穿三角裤」我打趣的说。

  「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今天回去买三角裤的!」许宜洁笑着说。

  我从不知道原来痴女也是这么吸引人,只见许宜洁很快便退去了我的内裤,一退去,许宜洁发出了一声微微的惊唿声:「哇!」「怎么了?」

  「还不错ㄟ!梦甫你真是天生的大ㄟ!我都没做什么就已经比一般人还大了,看起来有得我享受了!」许宜洁极尽妩媚地说这实在是我万万都想不道的,许宜洁竟然真的用她那修长的手指握起我的肉棒,天啊!她轻轻柔柔地套弄起我的肉棒,上下来回套弄,忽快忽慢,但绝对不是乱来毫无章法,虽然我没有经验,但这大概是男人的知觉吧!

  果然当我的肉棒因为舒服的透弄而完全充血挺立了起来后,许宜洁露出了极尽渴望又淫荡的眼神,张开她那樱桃般的小嘴,将我的肉棒完完全全含入,这下可真爽死我了,许宜洁的牙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碰触到我的龟头和棒身,接着那条灵巧滑嫩的红舌便伺候起我的鸡巴。

  看着许宜洁井然有序地来怀摆动她的头,小嘴呈现O型,偶尔因为吞我的肉棒关系,本来凹陷的脸颊还会出现我的龟头形状,真是淫荡死的画面,但我超爱,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许宜洁是怎么用滑舌搭配牙齿让我如此销魂,时而舌尖动弄着我龟头前的洞,时而用牙齿轻轻咬几口我的龟头,这招让我好爽;有时后红舌沿着我肉棒上的纹路按压着,有时后红舌毫无顾忌的缠绕我的肉棒,这举动真是美死我了。

  看着许宜洁的头摆动时快时慢,滑舌时而激情时而温柔,我整个人飘飘欲仙,好家在我的精关还没到,许宜洁便因为被我强制吞咽阴茎而喘不过气,我将许宜洁的头勐按下,要他将我的整根肉棒吃进去,我这个历史老师真是够淫荡的,自嘴角的缝隙发出了:「嗯……嗯……唔……唔……呜!呜!酥!酥!噗……噗……」的声音,我看他快要没气了,便松开手,许宜洁连忙将嘴离开我的肉棒,大口大口的喘气,上接不接下气的说:「讨厌死了!都那么大的一根屌,还要我这样吞,要死人了啦!臭梦甫!看来我真的该好好治治你这个小色鬼!」说着,便站起身子,脱下他一身的衣物,将衣服、热裤和红色的性感胸罩放到一旁,赤裸裸的胴体真是完美无缺,历史老师牵起我的手,将我带到马桶旁,莺声燕语的说:「你坐到上面去!」哇靠!我真没有想到真的会有这么一天,这根本比A片还要夸张,但我超享受的,大概现在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吧!

  「没关系吗?会不会被别人听见阿?」我问。

  「小傻瓜,不知道已经有多少老师在这里头高潮过了,你们公民老师昨天才刚跟两个实习老师在这做爱呢!听说还是3P呢!放心啦!这里的隔音超好的!」许宜洁边说边用左手将两片湿漉漉的阴唇拨开,右手轻轻握住我挺立无比的肉棒,左脚跨在马桶上我没有坐到的地方,我明显能看见我这历史老师的神秘黑森林沾着一滴一滴晶莹剔透的花蜜,叫人看的眼睛发红,不过更刺激的是透过黑森林,我能看见那鲜嫩的阴唇以及小穴,我整个人顿时发热了起来。

  许宜洁大概也知道,娇娇一笑,稍稍坐了下来,顶在我的龟头上,问:「怎么样?想不想要?梦甫,你不说,我不坐喔!」「我想要!我想要死了!」我终于忍不住慾望。

  许宜洁微微一笑,「噗滋!」一声,我的肉棒已经滑入许宜洁的小穴,对于我这个童子之身的男孩来说,一进去,小穴里的肌肉从四面八方来紧紧包覆住我的肉棒,说真的,差一点就射了,许宜洁轻轻「嗯……」了一声,说:「真是大!你这小子的肉棒怎么大成这个样子?竟然把人家全部都填满了!」我也不确定历史老师的笑容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的理智已经转不动了,一对双方在我的眼前甩晃,鲜嫩粉红的乳头更是令我垂涎欲滴,大腿被一下又一下的攻击着,许宜洁的翘臀有弹性又结实,撞的我爽翻天。

  「嗯……嗯……啊!啊!梦甫!梦甫!啊!啊!好爽!痛!痛!唔……唔……嗯哼!恩哼!好大!太大了!梦……梦甫……甫,宜洁!宜洁……怕痛!怕痛!啊!啊!小力一点!小……小力……力一……一点……点!不要!不要!」只见许宜洁上下来回的洞着她完美的身体,秀发飘飘,朱唇大张,皓齿全露,我受不了眼前双峰的诱惑,我抱住许宜洁,将她的身子靠近我,用嘴吸吮许宜洁挺立的乳头,既咬既吸,又舔又吮,来回于两边,许宜洁的淫叫声越来越大声,作爱的频率也愈来愈快速,我抬起头,看着自己在许宜洁乳头上的杰作,有我的齿印,也有我的口水,顿时间,许宜洁的乳头真是美丽极了。

  「唔……唔……喔!喔!阿!啊!小梦甫!我的……的亲……亲……亲梦甫!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啊!不要往上顶!嗯……嗯……痛!痛!疼死小宜洁了!宜洁的花心……宜洁的花心被顶的……顶的好疼!啊!小……小力一……一点……梦甫!啊!啊!」话说我当然不甘被女人摆布,天天打球的我,腰力算是不错的,我抱住许宜洁的腰间,脚尖踮起,勐一使劲地往上顶,这一顶可真让历史老师大叫了一声,随之我不断连续抽插历史老师的小穴,抽插的许宜洁又叫又爽,淫媚的叫声在我耳中似乎是天籁,发情的画面在我眼中是美景。

  「梦甫……梦甫!啊!啊!顶到了!顶到最里……最里面了……了!嗯……嗯……唔……唔……嗯哼!恩哼!喔!喔!亲哥哥!好哥哥!爽死妹子了!啊!啊!不行了!不行了!阿!啊!爽!爽!再来啊!再来!别停!别停啊!恩……恩……梦甫!梦甫!大力!对!就是那哩!啊!啊!」看起来我已经顶到许怡洁的G点了,他竟然发春似的拼命做活塞运动,双乳晃动,香汗淋漓,妩媚地体香笼罩了我的味觉,腰杆不住向上,肉棒不停往许怡洁花穴的深处冲撞,我这个处男根本没有什么耐力可言,精液如搭起的弓箭,蓄势待发,回荡的淫叫声,莺声燕语里全部都是肮脏淫荡的字眼,许怡洁整个人趴到我身上,扶着我的肩,就在我的耳边大叫,秀发舞荡,我加速抽插。

  「啊!啊!高潮了!高潮了!梦甫!梦甫!嗯……嗯……」「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宜洁!宜洁!」

  我一股脑儿的射满许宜洁的小穴,许宜洁也让我内射完全才站起身子,边用手摸着阴道边笑着说:「好梦甫!你好厉害喔!还那么硬喔!」的确,我的肉棒还硬挺着,我站起身子,将许宜洁的抱住,许一节妩媚地说:「再来吧!中午还长的呢!」许宜洁将手放到洗手台的边缘,丰臀翘的高高,清楚可见一张一缩的菊花,不过我现在还不想破菊,扶着肉棒,瞄准好许宜洁淫荡的小穴,奋力一顶,完全插入,连个根也看不见。

  「喔!啊!你要爽死我啊!那么大……大力!小穴会……会坏掉的……嗯……嗯……不行了!阿!啊!梦甫!对!唔……唔……亨……亨……宜洁…宜洁……宜洁爽死了!宜洁最爱梦甫了!」透过镜子,我能看见许宜洁如痴如醉的享受表情,一双销魂的杏眼眯成一条线,赭唇下能见粒粒白齿,香汗沾湿了他的浏海,历史老师的双乳晃的厉害,我从后顶着他的翘臀,两粒睾丸状的「啪滋!啪滋!」响。

  「对!对,美死宜洁了!宜洁……啊!啊!恩……恩……亲梦甫!哥哥!以后媚妹都是你的了!妹……妹妹最爱梦甫哥哥了……了!啊!啊!恩哼!哼……哼……大力一点!别停啊!别停啊!」我将许宜洁的右脚抬了起来,让他单脚站着,听说这一招会让女生很容易性高潮,果不其然,许宜洁整个人像吃了春药一般,不断淫叫着,从镜子哩,我相信历史老师他也能看到自己的小穴是如何被我的大肉棒抽插的,看到这个淫荡画面,我真的又要忍不住了。

  「再来!再一次!再射进来!宜洁最爱梦甫的精液了!来!啊!啊!哼……恩……恩……唔……唔……喔!喔!恩哼!恩哼!啊!啊!要升天了!要去了!」「啊!啊!宜洁!我爱死你了!我爱死你了!」果然在连续的冲撞下,我们两个又再度高潮,我又再一次中出了我这个淫乱的历史老师。

  「宜洁!梦甫!你们!」

  这时我们两回头一看,竟然是我的国文老师,林香茹,也就是小香老师,他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们的动作,许宜洁笑着说:「小香,是我赢了喔!」这下可好了,林相茹走了进来,关上门,还反锁了起来,脱下了一身的衣物,说:,「就算如此,我还是要上上他!」这下可好了,许宜洁不知在发什么神经,竟然从后头抓住我的手,垫起脚尖,在我的耳畔说:「梦甫,你好有福气喔!又有人要上你了ㄟ!而且还是全校最骚的女老师ㄟ!别软趴趴的!来我替你冲冲血!」说着,纤纤左手竟然又放到了我的阳具上头,轻轻握住便来回套弄,幸好我年轻力壮,也坏在我年轻力壮,我的肉棒就在许宜洁温柔的套弄以及妩媚的吹气下再度肿大了起来。

  其实说实在的,林香茹也是个大美女,身的一双桃花眼,随便一眨便是十万伏特的电波,任谁也抵抗不了,一张性感到无比的厚唇,可以比拟安洁莉娜裘莉,要不是有个许宜洁,我想林香茹大概也会是我最爱的女老师吧!

  说到身材,许多人都跟我说林香茹的身材比许宜洁好,一百七十三公分高,听说体重只有四十八,傲人的三围33C、23、34让人垂涎欲滴,不过说实在的,我真想不懂那些人是怎么看出来的,毕竟在我眼中,似乎两人差不多,反正就是辣爆了!

  「好了!宜洁,虽然梦甫已经先被你抢去第一次了!不过他到底会喜欢谁,我想还不清楚吧!你放手吧!我来好好料理他!」天啊!这是什么情况啊!一个中午,我就这样要因两个女人的争风吃醋而被这样折腾,真是他妈的幸福。

  大概林香茹的经验颇多,只是稍微吹了几下我的阴茎便打算要上了,我看像许宜洁,许宜洁只是对着我笑一笑,其实说实在的,我还真想叫许宜洁过来自慰给我看呢!

  林香茹要我躺在地上,看起来是要主导,我心想:「靠!等下你就知道谁会是主人!」湿润的阴道将我的肉棒吞入,我瞧见林香茹的脸色稍为扭曲了一下,眉头一皱,发出了:「恩……」的声音,林香茹妩媚地说:「想步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要这么大的命根子!怪不得宜洁那么爽!来把脚屈起来」我照着他的话做,心忖:「你这个国文老师,上课时满口仁义道德,现在竟然跟我搞不伦!看我怎么操你!」林香茹向后,将手撑在我的膝盖,大概还在观察形式吧,我靠!都已经吞掉我的阴茎了,还看什么看,我先发制人的将腰杆往上一挺,开始做起抽插运动。

  「这小色鬼真是的!竟然先下手为强了!看来我教的还真不错!」许宜洁在一旁说,他已经坐到我旁边,双脚打开成M字型,纤纤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已经没入刚才被我内射两次的小穴。

  「啊!啊!不要!不要!不要!会死人的!会死人的!不要!恩……恩……啊!停……停下……下来……来……啊!唔……唔……恩哼!恩哼!小……小力……力一……一点……啊!不行!不要!痛死我了!痛!」看起来林香茹被我的先发制人给吓傻了,完全反应不过来的林香茹如今只能任我摆布,丰胸甩荡,黑枣色的乳头格外诱人,林香茹做起爱来跟许宜洁完全不一样,许宜洁是还带有点气质的娇媚,然而林香茹就是全然的娇艳,这下子对我而言,环肥燕瘦,真要分出高下的话,很伤脑筋的!

  「救命啊!救我!不要!啊!啊!啊!恩……恩……梦甫……梦甫……小力!小力一点!我求你!不要!啊!恩……嗯……喔!喔!哼……哼……唔……唔……不行了!人家痛死了!」我已经将主导权抢了回来,我个人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爱背后位,大概是从小打枪的时候都是这样吧!反正我将林香茹压在地上,要他像只母狗一般,双膝跪着,我则是将她的手拉住,使他的双峰挺出来,用力的做抽插,反正这只母狗绝对在几下就会高潮,小穴的肌肉紧紧掐住我的鸡巴,害我更加卖力冲撞,一时间林香茹的金发飘漾,淫声浪语从不间断,朱唇大开,白齿全现,我越是大力抽动,林香茹的淫叫声越是悦耳动听。

  「美死我了!亲哥哥!好哥哥!梦甫!大力一点,大力一点!嗯……嗯……好舒服…服!啊!啊!茹还要!茹妹妹还要……啊!要甫哥哥的……的大肉棒……啊!恩……唔……哼……嗯哼!恩哼!爽死我了!别停啊!再来!」看起来我真的猜对了,如今林宜洁已经变成母狗了,完全沉浸在我的性爱游戏中,我真佩服他的国文造诣,那么淫荡的字眼亏她想的出来、说的出来,浪叫声不断,我这个国文老师真是名副其实的淫乱,翘臀撞的我的耻丘真爽,我忍不助又加快速度来抽插林香茹这淫荡无比的小穴。

  「高潮了!高潮了!不行了!啊!啊!升天!升天了!」「林香茹!香茹!啊!啊!恩……嗯……」

  「梦甫!梦甫!人家……人家也要去了!」

  同时间,在厕所里的三个人都高潮了,我又是将精液全部灌入林香茹的小穴,不过这回我可没心情慢慢射完,我故意留了一小部份,因为我看到我那美丽无比又淫乱的历史老师,许宜洁竟然自慰到潮吹,还我超兴奋,拔出肉棒,一股脑儿的塞进许宜洁湿润的小穴,大力的抽插几下,让许宜洁又高潮一次,而我才把精液再一次灌入到他的小穴。

  如此一来,胜负分晓了,许宜洁是赢了,他做了我的大老婆,而林香茹成了我的小老婆,今天下午还有的玩呢!请了假,和他们一同到旅馆里继续。

  .......................
评论加载中..